查看: 669|回复: 7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C语言修仙[转载]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?18:34
  • 签到天数: 8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跳转到指定楼层
    1#
    发表于 2019-8-16 20:54:0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    不知道为啥,就是想转载这个小说,希望大家支持,只看作者即可流畅阅读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?18:34
  • 签到天数: 8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2#
    ?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6 20:57:11 | 只看该作者
    本帖最后由 NRli 于 2019-8-16 21:09 编辑

    刺眼的太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出来,天亮很久了。
    ? ?? ???林浔看了看时间,上午九点。
    ? ?? ???敲了整整一夜代码,是该去睡觉的时候了。
    ? ?? ???他退出编译器,与此同时,电脑屏幕右上方推送一条新闻。
    ? ?? ???林浔很少看新闻,但这条新闻不同,其中有个关键词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    ? ?? ???新闻的标题是:“银河集团一掷千金,为lions公司注资三千万”。点开后,内容和标题相符,讲“lions”得到三千万投资后,其创始人与“银河”首席执行官会面,畅谈未来的发展计划,并一起展望基于人工神经网络引擎的智能潮流下,世界即将发生的伟大革命。
    ? ?? ???他面无表情地点了叉。
    ? ?? ???lions是近几年来风生水起的一个团队,以神经网络为噱头,曾在某次创意展会上大出风头。这个团队的创始人林浔认识,上学时也打过交道。毕业的时候那人邀请他加入,他瞧不上,没去。
    ? ?? ???其实他在意的也不是这件事,而是“银河”这两个字。
    ? ?? ???那一位——银河的首席执行官,编程界的神话,是他的男神,也是绝大多数程序员的男神。
    ? ?? ???男神当初白手起家,最初做物联网,后来搞人工智能,数年来一直站在时代的风口上,“银河”也变成如今扎根各个领域的科技帝国。有个说法是:“如果没有银河,智能城市时代的到来至少要晚二十年”。
    ? ?? ???——总之,这新闻的意思是,一个自己瞧不上的人不仅得到了和男神亲切交谈的机会,还拿了男神的三千万。
    ? ?? ???林浔心想这三千万要是给我,我必然能比那人做得更好。
    ? ?? ???酸了一会,他开始头疼,太阳穴处的血管突突地跳,这是通宵敲代码的后遗症。但就在他准备离开电脑桌,开始补觉时,手机铃声突兀响了起来,一个陌生号码。
    ? ?? ???他最近接到的电话太多了。
    ? ?? ???催交房租的房东,水电费欠费通知——都让他很烦恼,因为假如他还有钱,他至少会买一打能量饮料,让自己不要这么困。
    ? ?? ???林浔接通:“您好。”
    ? ?? ???对面是个甜美的女声:“您好,请问是林浔林先生吗?”
    ? ?? ???“是的。”
    ? ?? ???“林先生您好,这里是剪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。对于您的‘洛神’创意,我们经过两轮讨论后,认为它并不符合我们公司的发展战略,同时呢,也并不……”
    ? ?? ???林浔靠在椅背上,按了按眉心,察觉到自己声音有点哑:“好的,打扰了。”
    ? ?? ???刚打完电话,就有人推开了他的房门,圆形的脑袋探进门来,问:“怎么样?哪家公司?咱们有希望了?”
    ? ?? ???此人名叫王安全,是林浔的朋友,兼伙伴。他穿着一身绿色格子衬衫,为人未秃先胖,典型的程序员外表,但因眼小而显得有些贼。
    ? ?? ???林浔把手机撂在一旁:“没有,剪纸也拒了。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叹了口气,瘫在床上。
    ? ?? ???正当他们相对无言时,客厅里传来一声愤怒的喊叫:“motherfucker!”
    ? ?? ???林浔:“架构怎么了?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:“写商业计划书写暴躁了呗。”
    ? ?? ???下一刻,客厅传来踹倒椅子的声音。再下一刻,赵架构进了林浔的房门,把u盘狠狠地插进他的电脑插口上:“老子写完了!”
    ? ?? ???赵架构是个褐发碧眼的挪威男孩,有一点亚洲血统,原名路易斯,有惊人的语言天赋,中文极其熟练。
    ? ?? ???他们三个还没从学校毕业的时候就组了团,到现在已经三年了。在这个三人团队中,林浔写算法,敲核心代码,王安全人如其名,负责网络和数据的安全,路易斯则搞系统架构。
    ? ?? ???不过,这位名叫路易斯的小伙学习中文的时候,偶然发现了王安全的名字和他专业领域令人惊喜的的显着相关,觉得这是个天才的起名方法,于是给自己取名——赵架构。
    ? ?? ???王安全没精打采看着那份计划书,嘀咕:“上传了也没用,房租都交不起了,没人要‘洛神’,咱们还是散伙吧。”
    ? ?? ???赵架构道:“散伙?我早就想散了,eagle想挖我一年了。”
    ? ?? ???他俩齐齐看向林浔。
    ? ?? ???王安全叹了口气,道:“……咱们耗了三年了。”
    ? ?? ???三年。
    ? ?? ???他们三个从还没有毕业的时候,就扑进了“洛神”里,现在终于做出了它的基本框架,却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或投资商看得上眼。
    ? ?? ???三年后的今天,终于到了要散伙的时候。
    ? ?? ???林浔并没有丧气。他正想说点什么,突然间,却猛地眩晕了一下,剧烈头疼起来。
    ? ?? ???眼前一片模糊,王安全和赵架构的身影都花了,随后,有两团蓝色的东西从他们头顶上冉冉升起。
    ? ?? ???熬夜熬出幻觉了?
    ? ?? ???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
    ? ?? ???这东西每天催命一样响,带来的无一不是坏消息,林浔听到熟悉的铃声,就有些窒息。
    ? ?? ???赵架构看了一眼电脑桌上的手机:“谁啊?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起身拿起手机要递给林浔,身体却忽然僵住了,双眼发直,转向林浔:“兄兄弟?”
    ? ?? ???林浔心想难道是房东又来催租了。
    ? ?? ???他正在回忆信用卡额度,就见王安全把屏幕杵到他眼前。
    ? ?? ???屏幕上写着两个字。
    ? ?? ???他模糊的视线,依稀辨认出这两个字是,银河。
    ? ?? ???银河???
    ? ?? ???林浔脑海空白了一瞬,接过手机。
    ? ?? ???“您好,请问是林浔林先生吗?”仍然是一道质地甜美的女声。
    ? ?? ? 林 浔:“是的,您好。”
    ? ?? ???“林先生您好,我姓阮,阮芷,是‘银河’的总助。请问您最近是否有空闲呢?”
    ? ?? ???他开了免提,因此赵架构和王安全都能听见。
    ? ?? ???他们对视。
    ? ?? ???王安全缓缓张大了嘴巴。
    ? ?? ???林浔心跳有点加快,对通话那边道:“随时都有。”
    ? ?? ???“好的。”对面道:“是这样的,我们对您的‘洛神’模型很感兴趣,如果您有时间的话,是否方便今天下午来银河总部一趟呢?我们希望能就一些事情与您面谈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:“好……好的。”
    ? ?? ???那边的总助笑了笑:“那我就不打扰您工作了,希望与您见面愉快。”
    ? ?? ???通话挂断。
    ? ?? ???林浔缓慢放下手机。
    ? ?? ???只见赵架构站到他面前,道:“林哥,我为刚才的发言对您道歉。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紧随其后:“浔,我也为刚才的发言向您致以最真诚的歉意——你,我,他,林算法,王安全,赵架构,我们三个人永远不会散伙,直到天荒地老,海枯石烂——”
    ? ?? ???“行了。”林浔打断王安全肉麻的真诚表白,控制不住嘴角上翘,熬夜的疲倦一扫而空,眼前渐渐清晰。但是幻觉还在,两个蓝色方块浮在两个伙伴的头顶,他觉得很古怪,但想想今天发生了什么,又觉得情有可原,是情绪太过激动,或许一会儿就没了。
    ? ?? ???毕竟,这是他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消息。
    ? ?? ???银河!
    ? ?? ???三千万!
    ? ?? ???男神!
    ? ?? ???王安全陶醉地倒在床上,抱住枕头,显然他也看过了那个新闻,失了智一样喃喃道:“三千万,三千万,架构,咱们的股权是怎么分的?你瞎写的?”
    ? ?? ???赵架构抱住另一只枕头,和王安全相对而躺,也失了智一样喃喃回答:“瞎写的,平均分。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越发为钱财所迷,两眼无神。
    ? ?? ???赵架构拍打床板:“十分钟前,我还在为eagle开出的六十万年薪心动……!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抚摸枕头:“我也在为lions开出的七十万年薪暗自窃喜。”
    ? ?? ???赵架构的中文在愤怒下显得更加熟练:“你凭什么比我多十万?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:“因为python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。”
    ? ?? ???“那java呢?”
    ? ?? ???话不投机半句多,他们把枕头一扔,就地厮打起来了。
    ? ?? ???但林浔和他们不一样。
    ? ?? ???林浔开始准备和“银河”的见面,虽然他并不知道会是和谁,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产品经理。
    ? ?? ???下午很快到了。
    ? ?? ???下车后,林浔看了看车玻璃,最后一次确认自己着装是否得体。
    ? ?? ???白衬衫,自然是没问题的。外套选了浅灰色,条纹的休闲西装,整体偏向轻松明亮。
    ? ?? ???——也算是人模人样。
    ? ?? ???赵架构摇下车窗,对他吹了一声口哨:“你是最帅的!”
    ? ?? ???林浔笑了笑,说:“我走了。”
    ? ?? ???王安全在车里怪叫一声:“三千万!”
    ? ?? ???下午日光下,银河大厦玻璃幕墙闪闪发亮。
    ? ?? ???林浔本来以为自己要自行询问该去哪里,却没想到一进入银河总部大门,就有秘书打扮的人迎上来:“请问是林浔林先生么?”
    ? ?? ???他跟着秘书走进专用电梯,看着他按下顶楼按钮,察觉到这场见面可能不是他认为的那样简单。
    ? ?? ???他用力眨了眨眼。
    ? ?? ???秘书身上也有一个蓝色的半透明方形,在头顶的上方,和在王安全、赵架构身上看到的一样。
    ? ?? ???“叮。”
    ? ?? ???电梯停下,阮芷阮总助站在门口,顶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蓝色方形朝他微笑。
    ? ?? ???林浔是真的感觉这事情蹊跷了,但时间紧迫,又容不得他去探究。
    ? ?? ???林浔眼熟阮芷,她经常跟随银河的首席执行官出现在各大媒体的采访中。
    ? ?? ???阮总助打的电话。
    ? ?? ???阮总助前来接人。
    ? ?? ???那他会去见谁?
    ? ?? ???林浔只能想到一个可能。
    ? ?? ???一定是去见男神——不然,谁能请动阮芷的大驾?
    ? ?? ???在这一秒,古怪的蓝色方块不再重要了,他心中只有男神。
    ? ?? ???他在这一个瞬间也不再为那三千万而酸,他今日也将拥有。
    ? ?? ???阮芷推开木质办公室门,略微空旷的房间里,一切井井有条。
    ? ?? ???顶层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下,照在银、白二色简单构成的办公室装潢上,墙壁流淌着雪山一样的光泽。
    ? ?? ???林浔走进去,莫名觉得温度有些许下降,而四围寂静,只有自己脚步声有规律地响着。
    ? ?? ???而在办公室的尽头,办公桌后,坐着一个人,低头在看一份文件。
    ? ?? ???很简单的白衬衫,坐姿舒展笔直,冷冷清清的一个身影。
    ? ?? ???科技帝国“银河”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,他很年轻。
    ? ?? ???尽管林浔已经看过很多关于他的采访或报道,当男神真正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还是感到了冲击。
    ? ?? ???与此同时,他的眼睛也好像恢复了正常,男神身上并没有那块蓝色的东西。
    ? ?? ???他松了一口气,目光被男神的手指吸引。
    ? ?? ???正翻着文件的,修长的手指。冷白的颜色,隐隐透出淡青的血管,像雪山的轮廓,骨节很美,若他将手指置于琴键而非纸张上,那么所有人都会屏住呼吸等待即将响起的远超过天籁的乐章。
    ? ?? ???——而这双手确实曾像弹钢琴一样,为这个世界创造出无数行优美又令人惊叹的代码。十几岁的时候,林浔和王安全整日泡在github里围观男神的代码,得出一个结论,这人的右手被冯诺伊曼亲吻过,左手被图灵牵过。大学的时候,林浔认为自己的代码技术终于可以看得过眼——但这个时候,男神已经在开发自己的程序语言glax。
    ? ?? ???后来林浔的方向偏向算法而非编程,或许是意识到在编程方面,永远有一个传说中的人耀眼并无法追赶。
    ? ?? ???他走得更近了。
    ? ?? ???男神抬起了头。
    ? ?? ???尘世喧嚣仿佛远去,一场雪落了下来。
    ? ?? ???他留着黑色的长发,戴了一副细框的金边眼镜,随着动作,同色的镜链在空气中晃荡了一下,阳光下折射出一点璀璨的光芒。
    ? ?? ???镜片后,冷冷清清的一双眼睛,对上了林浔的目光。
    ? ?? ???这人长得好看,比寻常人要立体一些的五官似乎带有一丝混血的气息,但无迹可寻。色泽稍浅的眼瞳中似乎没有一丝一毫情绪,这使得他更加不像现实世界中会存在的人。
    ? ?? ???“初次见面,林先生。”他的的嗓音与他的外貌一样,有种远离尘世的冷淡。
    ? ?? ???“您好,”林浔斟酌措辞:“……东君。”
    ? ?? ???——这是这人众所周知的喜好,无论是在正式还是非正式的场合,人们都直呼他的名字,东君。
    ? ?? ???这名字似乎和古老的东方传说有关,总之念起来充满神秘。
    ? ?? ???东君似乎轻轻挑了挑唇,笑了一下:“请坐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坐下,轻轻呼了一口气,他确实有点紧张。
    ? ?? ???东君的手指按在那份文件上,将它转了方向,推向林浔的方向:“今天约林先生过来,是有一件事情想和您商讨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与他对视,虽然努力维持着表情不变,但内心已经充满雀跃。
    ? ?? ???他想象到了明天的新闻头条。
    ? ?? ???“银河”向“洛神”团队注资三千万!
    ? ?? ???三千万。
    ? ?? ???他已经飞起来了,抱着支票飞到了万米高空。
    ? ?? ???他可以购买服务器,可以扩充数据库,可以不再租老居民楼而是换成工作室,他的“洛神”将被推出,引起新的时代潮流……三千万!
    ? ?? ???似乎注意到他的走神,东君顿了顿,才继续淡淡道:“我打算以个人的名义,出资二十万,购买‘洛神’的一部分股权。”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?18:34
  • 签到天数: 8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3#
    ?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6 21:24:17 | 只看该作者
    二十万和三千万,它们的差距比一百倍还要多一些。
    ? ?? ???林浔突然从万米高空坠落,空白的大脑出现了片刻的呆滞。
    ? ?? ???呆滞中,只听男神的嗓音再度响起:“林先生怎么想?”
    ? ?? ???林浔道:“我能知道您为什么这样做么?”
    ? ?? ???“为什么要购买‘洛神’的股权?”
    ? ?? ???林浔面对现实问到:“您从哪里知道了我们?”
    ? ?? ???他们只是个濒临破产的三人公司,请不起会计,商业计划书都是架构写的。“洛神”算法曾投给过许多公司,无一例外被拒绝。当然一年前也投给过银河,如同石沉大海。
    ? ?? ???男神十指交扣,搭在桌面上,道:“非要说的话,我在github上看到了你的部分代码。”
    ? ?? ???说罢,他看着林浔的眼睛:“我个人很感兴趣,不知道你是否能详细向我阐释一下核心算法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的心脏在胸腔里重重跳了一下:“可以的。”
    ? ?? ???他曾经尝试把算法解释给很多人听,但他们都认为它毫无意义,并且是多此一举。甚至连王安全和赵架构都没有真正弄懂里面的数学部分。
    ? ?? ???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要听他的算法。
    ? ?? ???而且还是东君,他多年来的男神。
    ? ?? ???面对着男神,他不可避免地有些紧张:“公式有点多,我可能需要一块白板。”
    ? ?? ???“好的。”东君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要求感到不悦:“讨论区在隔壁,先用用白纸代替吧。”
    ? ?? ???说着,他在抽屉里取了纸笔,并在旁边拉开了一张座椅。
    ? ?? ???林浔寻思着男神的意思,是让自己坐去旁边。
    ? ?? ???他被受宠若惊的情绪控制,在东君身边坐下,拿起了碳素笔。
    ? ?? ???离得近了,他嗅到东君身上微微冷洌的气息,像雪山深处的冰泉。
    ? ?? ???办公桌很宽大,他拿起笔来,将白纸放在自己和东君中间,在纸面上写下一个公式,道:“主流的仿真智能系统大部分基于神经网络,或者说深度学习。但我的算法……更主要的,是在用混沌数学。”
    ? ?? ???他微微顿了一下,果然听到东君道:“你不喜欢神经网络?”
    ? ?? ???神经网络是现下人工智能技术的主流,有一段时间它改头换面,被称为“深度学习”,但后来又渐渐回归了本质。它将人脑的神经网络结构抽象成数学模型,然后在计算机上模拟实现,以此可以高度还原人脑对信息的处理过程,智能程度很高——机器的计算力增强后,更是如虎添翼。得到了男神三千万的lions正是凭借这个领域的成果得到了青睐。
    ? ?? ???这东西很好,但是——
    ? ?? ???林浔抿了抿唇,道:“我觉得它不自由。”
    ? ?? ???东君:“嗯?”
    ? ?? ???林浔在纸上画了一个方框,解释:“首先还是它的黑箱性质,神经网络的很多地方都不能被解释。比如说图像识别,google的算法曾经将黑人错误识别为黑猩猩,但我们不知道它为什么出现这种错误,因为很难解释它做出决策的全部过程。”
    ? ?? ???“很多研究都在尝试解决这个问题。”东君道。
    ? ?? ???“其实这也不是主要的原因。”林浔道。
    ? ?? ???他看见男神微微挑了挑眉。
    ? ?? ???“在大数据的基础上,使用模拟生物神经网络的方式,做出结果……它的思考来源、过程和结果,都来自原本的数据流。”林浔举了一个例子:“比如,在社会歧视女性的情况下,这社会所产生的数据也倾向这一点,这个人工智能根据数据做出的决定也会是歧视女性的。”
    ? ?? ???说完这句,看到东君眼中认真在听的神色,他微微放松了一些:“人工智能的本质并不是智能,仍然是统计。神经网络做出的决策,无法脱离原有数据库,所以它不自由。黑箱问题可以解决,但这个问题是不能被解决的。”
    ? ?? ???东君道:“但是已经能够满足社会需求。”
    ? ?? ???“是的,但……”林浔直视东君的眼睛,认真道:“但我可以做得更好。”
    ? ?? ???根据以往的经验,说到这里的时候,对面的人就会摇头笑而不语,认为他是夸夸其谈的蠢货了。毕竟这个时代的人们热爱无所不能的神经网络,如同相信真理。
    ? ?? ???但意外地,东君没有这样。
    ? ?? ???他道:“讲你的思路。”
    ? ?? ???“谢谢您。”他略微垂了眼睫,在白纸上写下一串单词:“首先假设个体的人是趋利避害的,然后可以初步建立一个模型。”
    ? ?? ???他的算法不是很好解释,并且听起来和神经网络的作用并无太大差别。
    ? ?? ???现实世界是非线性的,用模糊数学可以对现实世界的无规律信息进行评价,分形与混沌则可以进一步处理更为复杂的问题。
    ? ?? ???至少,他认为,在一定程度上,“洛神”是清晰、独立并且自由的。
    ? ?? ???也不知讲了多久,林浔终于讲清了核心算法,整个人有点虚脱。
    ? ?? ???似乎恰到好处地,男神推了一杯冰水到他面前。
    ? ?? ???男神什么时候去倒的水?还是阮助理来过了?
    ? ?? ???林浔发现自己方才可能讲得过于聚精会神,什么都没有察觉到。
    ? ?? ???他喝了一口玻璃杯里的水,水里有冷冽的寒气,像东君身上的气息。
    ? ?? ???东君正在从头翻看那七张写满了的草稿纸。
    ? ?? ???林浔有点歉然:“不好意思,写得有点乱。”
    ? ?? ???而且用了很多前沿的数学,王安全和赵架构全都止步在了这里。
    ? ?? ???“没关系,”东君翻了下一页,淡淡道:“我看得懂。”
    ? ?? ???下午的阳光并不刺眼,温和地落在房间内,东君的睫毛因此被浸入了金色的微光。他的目光落在纸张上,很显然,是认真在阅读的神色。
    ? ?? ???三年来,林浔感觉洛神第一次有了希望。
    ? ?? ???至少,有一个能看懂它的人,在认真看它了。
    ? ?? ???——而且这人还是男神。
    ? ?? ???看着男神又往下翻了一页,他心跳加快了一些,像逐渐激烈的鼓点。
    ? ?? ???为使自己冷静下来,他移开了目光。
    ? ?? ???而乍一移开,就被一个东西吸引住了。
    ? ?? ???落地窗所对着的那面墙壁上,是一个透明的柜子,其中一个格子里放着一把通体银色的键盘,外形毋庸置疑极端简洁又优雅,而它背后的意义则更为重大。
    ? ?? ???这是一把传说中的键盘,没想到他今天能亲眼看见。
    ? ?? ???它叫apollo,与古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神同名——全球只此一把,从轴体到按键,都是德国一家久负盛名的键盘制造商为东君一个人专门定制,作为他二十六岁生日的礼物。
    ? ?? ???但是,就在东君得到这把键盘的第二年——
    ? ?? ???林浔正出神想着,忽然听东君道:“喜欢它?”
    ? ?? ???——动作过于直接,被发现了。
    ? ?? ???“也不是,”林浔斟酌了一下措辞:“我可以冒昧问一下么……您为什么,不写程序了?”
    ? ?? ???就在东君得到这把键盘的第二年八月,某一天,他不再编任何程序了。github不再更新,不再参与任何研发的工作,自然也没有任何新的代码流出来。
    ? ?? ???一个作家不再写作,是封笔,东君这种情况应该叫“封键盘”。
    ? ?? ???网络上众说纷纭,很多人表示遗憾,也有人认为他彻底变成一个逐利的商人。
    ? ?? ???东君回答了他。
    ? ?? ???声音低,因为离得近,好像就响在林浔耳边:“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,或许未来有一天会重新开始写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。”
    ? ?? ???男神不再写代码,对脑残粉们来说不啻于沉重的打击,如果他未来还会重新开始写的话——那就太好了。
    ? ?? ???东君的语气淡淡,倒像是在和他闲谈:“最近两年也没有出现我喜欢的算法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我们团队缺人编程。”
    ? ?? ???话已出口,才发现自己的失智。
    ? ?? ???洛神缺人编程没错,代码是他们三个人你一块我一块艰难拼出来的,一点都不优美,还很冗长——但男神是什么人?辱男神了!
    ? ?? ???他迅速闭嘴以掩饰尴尬。
    ? ?? ???东君却轻轻笑了。
    ? ?? ???他先前一直面无表情,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,笑起来,竟然像雪山融化一样,好看得很。
    ? ?? ???他道:“可以考虑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笑:“我们恐怕开不起您的工资。”
    ? ?? ???“你们的代码确实并不容易写出。”东君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    ? ?? ???林浔想,东君认可了他的算法,现在一定是想提高价格了,或许要将二十万改成三千万。
    ? ?? ???就听东君道:“根据你的算法看来,我想要购买是正确的。”
    ? ?? ???——好吧,还是二十万。
    ? ?? ???东君:“你似乎有些失落。”
    ? ?? ???“不,您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。”林浔矢口否认。
    ? ?? ???东君笑了笑:“如果你确认要答应,随时可以联系我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:“我要告知一下同伴。”
    ? ?? ???东君:“嗯。”
    ? ?? ???接下来他们的谈话流于客套,空泛地谈了一下现下流行的几样技术,这场约见即将结束的时候,东君却说了一句话。
    ? ?? ???“我在昨天用三千万并购了lions工作室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看向东君,像个柠檬。
    ? ?? ???“因为它只值三千万,”男神看着他的眼睛:“尝试购买洛神的股权,是因为我相信能得到不可预估的收益。”
    ? ?? ???他的语气和神情一样冷静平淡,因而显得不容置疑,又很可信。
    ? ?? ???林浔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后,心跳停了一拍,心中狂喜——还有什么比得到男神的肯定更能让人高兴的呢?
    ? ?? ???此时此刻,连那二十万——三千万的一百五十分之一,都变得眉清目秀,金光闪闪起来。
    ? ?? ???——虽然他潜意识里觉得男神这是在哄他。
    ? ?? ???要离开办公室的时候,东君送他到了门口,拉开办公室的门:“和你谈话很愉快,林先生。”
    ? ?? ???林浔:“我也是。”
    ? ?? ???走出门,他看见阮芷站在门外。
    ? ?? ???——顶着那个诡异,不现实的蓝色方形。
    ? ?? ???林浔:“!”
    ? ?? ???东君全程正常,头顶没有这个蓝色东西,他以为自己的幻觉已经好了。
    ? ?? ???他回头看东君。
    ? ?? ???东君头顶什么都没有,甚至因他的回头,微微笑了一下。
    ? ?? ???东君是个美人,很冷的那种,眼中含了些微笑意后,整个人更加好看。
    ? ?? ???但美色并不能阻止林浔浑身发毛,他惊疑不定地望回阮芷的头顶,然后和东君告别,被领着进入电梯,下楼。
    ? ?? ???电梯门开,他震惊地睁大了眼睛。
    ? ?? ???一楼大厅来来往往的人,头顶全部顶着那个半透明蓝色东西,他一度觉得自己进入了另一个次元。
    ? ?? ???阮芷顶着那个鬼方块,送他到了银河大厦外。
    ? ?? ???这里地段繁华,路上行人川流不息,而每个人头上都有一块蓝色东西在诡异地幽幽悬浮着,几乎要汇聚成一个蓝色的河流。
    ? ?? ???一辆车朝这边驶来,是洛神公司唯一的固定资产——一辆二手捷达。
    ? ?? ???上了车,王安全头上也漂着一块那东西。
    ? ?? ???王安全摇晃他的肩膀:“兄弟?怎么样?”
    ? ?? ???林浔:“我见到了东君。”
    ? ?? ???“啊哈!”副驾驶位的赵架构欢呼一声:“三千万!”
    ? ?? ???然后道:“回家!我们去庆祝!”
    ? ?? ???自动驾驶系统自发启动,二手捷达掉头回去。
    ? ?? ???“不,不是三千万,”林浔道:“他打算用二十万,买我们百分之五的股权。”
    ? ?? ???过了一会儿,王安全愣愣掰着手指头道:“一二三四五……少零了?”
    ? ?? ???他狠狠一拍林浔的肩膀:“这不对啊!”
    ? ?? ???林浔:“是有点,我现在很嫉妒lions。”
    ? ?? ???“假如,我是说假如,你是东君,你是银河的老大。你很有钱,不管什么排行榜都在前三,而且你的投资还很多,任何一个行业都有。你的时间是不是很宝贵?”王安全问。
    ? ?? ???林浔:“宝贵。”
    ? ?? ???“然后,你花了宝贵的一个下午,和一个没名没姓的程序员谈了一桩二十万的生意,最后还没彻底谈成,还说让他考虑?”王安全盯着他:“就二十万!对东君来说,这算钱么?哪怕是三千万,对他来说,那也不算钱啊。”
    ? ?? ???“首先我不是没名没姓的程序员,我的水平并不低。”林浔面无表情:“其次你完全把东君看成了一个商人,事实上他不是。他和我们一样,也写代码,还懂数学。他只是看到了感兴趣的代码,然后想和我交流一下其中的算法。”
    ? ?? ???“不是,你被他蛊惑了,你们脑残粉都是这样——”
    ? ?? ???林浔没有理他,道:“别说话。”
    ? ?? ???他扒着王安全的肩膀,在狭窄的空间里近距离观看那个蓝色东西。
    ? ?? ???起初是模糊的,后来随着他的注视,渐渐变清楚了很多。半透明,蓝色的,手指可以直接穿过去,像个二维投影,这界面竟有一丝丝熟悉。
    ? ?? ???不对,不全是蓝色,上面有一个灰色的菜单栏,还写着单词。
    ? ?? ???file,edit……debug!
    ? ?? ???林浔愣住了。
    ? ?? ???“我……”他差一点脱口而出不文明用语。
    ? ?? ???天知道,这是程序编译界面啊!
    ? ?? ???c语言的!还是最简陋的turbo??c!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?18:34
  • 签到天数: 8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4#
    ?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7 12:30:54 | 只看该作者
    本帖最后由 NRli 于 2019-8-17 12:44 编辑

    不知道为啥系统提示我有不良信息,有吗?!我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就发图片了哈.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?18:34
  • 签到天数: 8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5#
    ?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7 12:46:23 | 只看该作者
    第三更,图片形式,鬼知道为啥不良了,大家帮我看看。

  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    x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?18:34
  • 签到天数: 8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6#
    ?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17 12:52:14 | 只看该作者
    ? ? ? ? 林浔会用的语言不少,但水平都不是很顶尖,后来男神开发Glax,成为了他心爱的语言,其它语言的使用强度全部降低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对C一无所知,相反,敲多了代码以后,无论入门什么语言,都不是难事。
      如果“d”就能说是达到了炼气期,那么,显然其它操作也能推进任务进程。
      他开始尝试简单操作。
      赋值,进度百分之五。
      简单判断,比较三个数字的大小。
      进度到了百分十。
      简单循环,连加和阶乘。
      进度到了百分之十五。
      数组,二十。
      函数,直接跳到四十。
      指针,六十。
      最后,进度条停在百分之八十,不动了。
      难道基础操作已经不满足它的要求?
      林浔深呼吸一下,迅速编了一个简单的扫雷游戏。
      编完,进度没有涨。
      他于是打住了想要编个爬虫的心思——看来要从炼气到筑基,需要的还是基础型操作。
      林浔开始思考。
      如果他遇到一个不能解决的问题,那在这个问题解决前,他是不愿意睡觉的。
      他把C语言的那些基础指令从记忆的犄角旮旯里翻出来,又尝试了一些,进度终于走到了百分之八十五。
      林浔蹙眉,继续思考。
      就在这时,机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:“精神力即将耗尽,系统关闭,再见。”
      眼前一黑,林浔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床上。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像一场梦。
      他再闭上眼睛时,那个空间已经不见了。
      困意涌上来,提醒他,自己是一个昨夜通了宵的人。
      他意识都有点模糊了。
      这算不算是“精神力耗尽”?
      林浔还在努力想着,下一刻就陷入昏睡当中。
      早上八点,闹钟响。
      林浔爬起来,洗漱后,第一件事就是在客厅书堆里找书。
      王安全在沙发上打游戏,问:“你找什么?”
      林浔拿书在他对面坐下:“找到了。”
      “行啊,浔神,”王安全瞅了一眼封面:“返璞归真了?”
      林浔拿的是一本蓝皮书,书名《》。
      ——C语言经典教材,至今已经修订到第十版。
      他正浏览着目录,忽然听见拉动行李箱的声音。
      对面的房间门开了,一个面色憔悴的青年戴一顶黑色帽子,帽檐压得很低。这人走出来,将行李箱拉到了门口。
      “我要搬走了。”那人道。
      林浔不知道这人的真名叫什么,只知道房东喊他小陈。
      小陈是他们的室友,好像是个小说家。
      当初林浔和王安全、赵架构毕业后,就开始搞“洛神”——既然要自己搞公司,那就得租房子。这座城市寸土寸金,最终确定在现在这栋老式居民楼的第三层。
      四室两厅——是合租,林浔自己一间卧室,安全和架构各自一间,剩下一间住小陈。
      他们三个是程序员,而人家小陈搞高雅艺术,想想就合不来。小陈又不说话,于是同居一年半,也就混了个眼熟。如今小陈要走,也没什么话可说。
      但是,如果不说话,气氛又很尴尬。
      就听王安全问:“怎么要搬了?”
      小陈:“换个环境。”
      说罢,林浔见他似乎往客厅左侧竖着的几块白板上看了一眼。
      ——这几块白板是林浔三人的共同财产,用来即兴演示算法和画程序框图,每天都写满奇形怪状的公式。
      林浔:“……一路顺风。”
      小陈“嗯”了一声,拉着箱子就走了。
      王安全拿胳膊肘碰碰林浔:“他是不是觉得咱们这个环境不适合他创作?”
      林浔瞧着白板上的公式和代码:“可能还会扼杀他的灵感。”
      王安全也看白板,做沉思状:“那确实,他得跟别的作家住一块。然后他们也有白板,白板上写啥?”
      林浔:“写诗吧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”
      就听王安全道:“你能不能有点文化?起码得是‘春花秋月何时了’。”
      赵架构边搅牛奶边从房间里走出来,看着他们,湛蓝色的眼睛里充满迷惑:“为什么你们的中文水平还没有我高?”
      他不等王安全辩解,就看向林浔:“你好点了吗?”
      林浔:“算是好了。”
      他眯了眯眼睛,打量着赵架构身上。
      昨天进入了那个奇异的空间后,程序界面就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消失了,他的世界恢复正常。但是,当他集中注意力凝视一个人的时候,界面就又从这人身上浮现出来。
      ——这就是那个什么“引气入体”的效果吗?
      赵架构坐到王安全,推了推他:“安全,你又胖了,不用Java的后果。”
      王安全:“我秃了吗?”
      赵架构打量了他一会:“没有。”
      王安全惬意靠在沙发背上:“那就行,人生苦短,我用Python。”
      人齐了,那就说些正事。
      王安全和赵架构拌完嘴,看向林浔:“所以说,你想答应东君的那二十万,给他百分之五股权。”
      林浔:“他说,他相信我们能带来不可预估的收益,你应该知道,如果这句话是东君在说……”
      王安全:“脑残粉的悲哀!”
      林浔笑了一下,然后抱臂正色道:“现实就是我们确实需要钱。拿到二十万之后,我们马上可以另外雇一个程序员敲代码,把框架完善起来。一个月后是科技博览会,只要我们能把洛神彻底做出来,在博览会上展示好,就有可能拿到另外的融资,然后走上正轨。”
      “你说的也很对……”王安全面色很苦闷:“但是,你看,咱们努力了三年的成果,最后东君就开价二十万?以你的作风,你不觉得很不甘心吗?”
      “我们的工作,确实远远不止二十万,”林浔说:“等我们有了成果,东君就会发现那二十万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收益,他会知道当初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。”
      王安全看向赵架构:“你来,我没办法和脑残粉交流。”
      赵架构:“我也喜欢东君。安全,你想,别家的股东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人,顶多有一个‘银河集团’的名字。而我们的股东是东君,东君个人,东神!这很有面子,何况我们又确实很缺钱。”
      王安全举手投降。
      少数服从多数,决议通过。林浔拿起手机,东君给他留下了一个号码,说随时可以联系。
      正要拨打,敲门声传来。
      他们三个对视了一下,除了房东,很少有人造访他们。
      王安全:“他来收租了!”
      赵架构理了理衣服,走到门口,笑容阳光灿烂,以努力清晰的中文传达诚意:“霍爷爷……”
      声音顿住。
      来者并不是房东霍老头,是个西装革履,皮鞋油光锃亮的男人,看他一丝不苟的打扮,仿佛是要出席高端会议。
      “您好。”男人看到客厅的情形,神情似乎有些犹豫,但依然维持彬彬有礼:“请问这里是……洛神公司吗?”
      赵架构:“是。”
      林浔:“您是……?”
      西装男人脸上挂着有礼微笑,身上喷了沙龙香水,和这个充满公式、框图的客厅格格不入,像个上门推销的。
      他道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李,Eagle亚太地区的策划经理人。”
      说罢,笑意深了很多,目光从三人身上依次扫过,似乎在等待他们的反应。
      ——他显然是为Eagle的身份感到骄傲的。
      Eagle,雄鹰。在世界市场上,Eagle与银河双足鼎立,都是无人可以撼动的巨无霸。这两家掌控着最尖端的技术和最雄厚的资本,表面上一派和平,实际上明争暗斗,不知较量过多少轮。
      然而,迎接他的是短暂的沉默。
      沉默后,只有林浔道:“李经理,您好。”
      李经理道:“很抱歉贸然造访,我提前拨打了‘洛神’的联系电话,但是没有人接听。”
      林浔想了想:“抱歉,我那时候应该睡着了。”
      “没有关系。”李经理微笑。
      林浔请李经理坐下。
      李经理彬彬有礼地介绍了他的来意。
      中心思想是,Eagle打算出一千万收购洛神,从此以后,洛神的技术仍然由他们三个开发,经营和宣传则全由Eagle代理。
      一千万。
      林浔眯了眯眼睛。
      “一个月后的亚太地区科技博览会,我已经看到了咱们‘洛神’的报名信息。到那时候,Eagle也会倾其所能,给洛神提供全方面的帮助和支持。林先生怎样想?”李经理以这句话作为结束。
      他说完,微笑等待答复。
      林浔和王安全对视了一眼,王安全眼神闪躲。
      然后,林浔又和赵架构对视了一眼,赵架构面无表情。
      最后,林浔转向李经理,略微尴尬地清了清嗓子:“抱歉,我们有自己的发展方向和发展目标,暂时没有这个打算。”
      李经理神情凝滞了一瞬:“林先生确认吗?”
      林浔点了点头:“确认,抱歉。麻烦您跑了这一趟。”
      确认几番后,李经理也就没有再纠缠,同他们告别——只不过,笑容比之来的时候就要虚假许多了,脸色也不大好看。
      关门之后,林浔看向沙发上那两个:“你们为什么不想答应?”
      “我是挪威人,但我有八分之一犹太血统。”赵架构道:“其实他们想雇我很久了,但我绝不会去给德国佬打工。”
      林浔看向王安全。
      王安全老神在在地捧着他的枸杞:“你也不是不知道知道,大三的时候我黑过他们的数据库,我怕他们认出来。”
      林浔:“行吧。”
      王安全问:“那你呢?你怎么也不同意。”
      “首先,Eagle和银河是死对头,我不能对不起东君。”林浔回到原来的位置,重新打开他的《》,道:“其次,我是个柠檬。在Lions卖了三千万的情况下,洛神不能卖一千万。”
      王安全耸耸肩:“反正我觉得,老鹰并不是看上了咱们的技术。他家肯定是知道了东君约你谈话的消息,过来挖人。花一千万买咱们三个人,Eagle不愿意,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咱们在搞什么。但是花一千万给东君添麻烦,他们就很愿意了。”
      “你说得对。”林浔觉得这话有理,便继续道:“那我们就这样定了,答应东君入股,然后全力准备科技博览会的预选。那时候Eagle的几个团队,还有Lions,都会参加,我们要……”
      赵架构:“把他们杀掉!”
      林浔打了个响指:“尤其是Lions。”
      王安全靠在沙发背上,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皮,说:“你还真柠檬上了——我现在同意了,你给东君回话吧。”
      林浔再次准备给东君拨打电话。
      此时,门铃声又响了起来。
      赵架构脸上挂上虚假笑容,拉开门:“李经理,您又……”
      门口不是李经理。
      赵架构的笑容瞬间变得真诚而谄媚:“霍爷爷好!”
      “小赵啊。”他们的房东霍老头背着手踱步进入客厅,沉着的目光扫视过客厅里的他们:“都在啊。小陈搬走了,我过来看看房子。”
      霍老头身量矮小,头发已经雪白,脊背略微佝偻,但因为他在这座城市拥有五十套房,底牌强硬,所以周身气势格外沉稳。他仿佛一只巡视领地的雄狮,又仿佛一个封建家庭的大家长,严肃的目光扫过房间的陈设,又看了看那几块涂满公式的白板:“天天还是鬼画符!”
      ——老头今年八十有九,并不能理解他们三个具体是做什么的。最初看到他们三个人一人抱两台笔记本入住,最后还又安了台式,整日在键盘上敲来打去,差点以为他们卖电脑。
      随后,老头压迫力十足的目光望着他们:“你仨的房租也到时候了吧?”
      林浔道:“今天就给您转账。”
      霍老头满意点头,看向小陈那间房:“空了一间啊……”
      随后摆摆手:“我也不租出去了,怪麻烦,给你仨玩吧,堆点电脑零件。”
      ——好吧,现在也以为他们是卖电脑的。
      不过,一向斤斤计较的霍老头今天竟突然大发善心,免费赠送给他们一间房,也是一件怪事。
      林浔正想着房东爷爷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,下一刻,熟悉的机械音忽然在他脑海中响起来:“门派领地扩展完成,当前领地等级:1,最高等级:9。”
      林浔:“!!!”
      老霍送了他们一间房,然后门派领地扩展。
      派领地。
      所以,神公司?
      那门派资金的意思,就是公司的财产?
      他望着桌上那本C语言教材,一时陷入了思索。
      而霍老头接受着异国英俊小伙赵架构的谄媚道谢,脸上现出慈祥和蔼的神色,被架构搀扶着转身,转向小陈的房间,准备进去查看情况。
      就在即将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,他动作忽然猛地顿住了。
      林浔余光注意到了这一点,往那个方向看去。
      ——八十九岁的老人,要时刻注意他的身体状况。
      ——就见霍老头正死死盯着自己。
      他心下疑惑,于是回望过去。
      此时,他昨天得到的那项特异功能发挥作用,随着注意力投入,霍老头身上缓缓浮现了程序界面。
      与一片空白的王安全,赵架构,以及其它许许多多人的空白界面不同,霍老头的界面上,竟然有密密麻麻的程序!
      林浔定睛细看,发现这赫然是一个C语言爬虫!
      爬虫是一种常见的程序,作用是在特定网站,或整个互联网上自动抓取编程者想要得到的信息或数据。
      林浔感到些许讶异。
      而与此同时,霍老头的目光也与他对上。
      只见霍老头颤颤巍巍向他这边走了一步,口中道:“根骨绝佳,体内有气——奇才,奇才啊!”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前天?00:02
  • 签到天数: 22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7#
    发表于 3?天前 | 只看该作者
    大哥 求后续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昨天?18:34
  • 签到天数: 8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8#
    ?楼主| 发表于 昨天?18:36 | 只看该作者

    我不久开新帖每10章换一个帖子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关闭

    站长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    红盟社区--中国亚博亚洲平台联盟?

    亚博会员登录 Processed in 0.087365 second(s), 20 queries.

    站点统计| 举报| Archiver| 手机版| 黑屋 | ??

    Powered by HUC 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手机扫我进入移动触屏客户端

   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

    Honor accompaniments. theme macfee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